2019年5月26日星期日

從師點滴 (十五) — 拜師禮

早在十多、二十年前已開始跟隨廖老師學習,直至今年五月十三日終可向這位國醫大師行過拜師禮!今次與五位同門一同參與這儀式,實在榮幸!因每位都是跟隨老師學習最長時間的弟子,而各人在不同領域上都已有相當成績。


左一起:蹇文淵,黃偉傑,路雪婧,廖品正國醫大師,李翔,吳青蘭,張富文



行過禮後,心裡想如何才是一位真正弟子呢?

過去從老師身上不單只學到醫學知識、醫術外,還學到了她待人處事方式、品德、行為、情操等等。

要成為一位真正弟子,我想應該就是要尊師重道。如何?

最基本應該是認真留心聆聽、細心觀察及學習老師教導及示範,嘗試實踐老師教導並勇於改善自己不足,掌握後就要好好運用於日常生活及工作上,再進一步就是把學到的深化並提升層次。

若能夠把握從老師所學到的一切、鑽研及發揮並提升所學、好好善用,就應該是最好尊師重道方式,並成為真正的弟子。

2019年5月22日星期三

乾眼症病例

「乾眼症」常對應中醫眼科「白澀症」及「神水將枯」兩病。
「白澀症」病名首見於《審視瑤函》,以白睛(眼白)不赤不腫而自覺眼乾澀不舒,瞬目頻頻,或畏光,灼熱微癢,不耐久視為特徵。
「神水將枯」一病首見於《證治準繩》,主要以眼珠外淚水不足﹅乾澀而不潤為特徵。

中醫考慮此病可以有多樣病因,以局部與整體結合辨證進行治療。

此病可以表現為各項眼睛檢查無異常,但病者自覺眼乾症狀非常明顯,並不對應檢查結果。臨床上亦可見到不少病者自述因此病致嚴重情緒問題,以下為其中一例。

病者為20多歲,女性
1年前因遇事情緒不佳,從外地回港工作後出現乾眼症狀。自覺雙眼灼熱乾澀,有壓迫感,未能配戴隱形眼鏡。曾接受中西醫治療未效。自身免疫檢查未發現異常
精神科醫生診斷抑鬱症,已接受血清素治療3個月
病者透露因眼乾而有自殺念頭

見症:
口微乾,眼乾,眼有壓逼感;晨起眼有異物感
心慌,頭重墜,易緊張
納可,多惡夢,二便常
經前後黃白帶,週期正常

檢查:雙眼前段未見異常
舌診:淡紅苔黃白
脈診:濡細,關弦

診斷及治療:
中醫診斷:白澀症,郁證
證型:肝郁氣滯痰凝
治法:疏肝理氣,化痰養心
內服中藥治療

第10天時覆診:
病者自述灼熱乾澀略好,眼壓逼感減輕,咽乾有痰
心慌,面鼻緊,頭重墜
繼續內服中藥治療

7週後覆診
雙眼乾澀減輕,心情尚可

11週治療後只餘下輕微乾澀症狀,已可戴隱形眼鏡,情緒穩定

15週後停服中藥未有復發

摘要:
病人因有嚴重眼乾症狀求診,檢查時又未能找出對應程度體徵。情緒問題比眼問題更突出,更自稱曾因眼乾而有自殺念頭。
中醫診治離不開整體觀念,此症以宏觀角度去診治病者,並不侷限於乾眼症疾患而取得全面療效。


2019年4月27日星期六

中醫難點,也是特點

早前講了一堂課介紹中醫眼科。當中嘗試提出了中醫幾個難點,這些難點往往使人認為中醫不科學,也沒甚麼了不起的療效。

但這些難點其實是中醫學特點的其中一個方面,視乎人們對她有多了解及能否用較全面角度去認識探索及評價。


難點 1:無硬性既定治療法則

從中醫角度看單純一個感冒,在不同季節或地域都可以有不同表現,中醫會按情況以不同治療法則進行治療。風熱證,用疏風清熱法;風寒證:祛風散寒法;表寒裡熱:祛風散寒清熱法等等。同時亦會按病情發展變化而調整治療方向。

若以感冒這疾病為出立足點,一般看法就應該用治療感冒已既定的單一法則進行治療,但中醫並不是這樣。中醫會先判別病者在感冒中屬那種證型(病者當時身體狀況的概括)為出發點,去針對病者身體狀況定立治法(如上所述例子)。所以治療一個疾患並不會有既定單一治療法則(但可有基本原則及思路),而是按病者身體處於不同狀態定出不同治療原則。

這是中醫學隨證治之」及因人因時因地制定治療法則的特式。


難點 2:不同病者患上同一種病,相同的療法卻有不同的療效

如上所述中醫按身體狀況而作出相對應治療。不同患者雖患上同一種疾患,因身體狀態並不相同,需要使用不同法則治療。所以用同一個治法未必可治癒每一位患者。

這是中醫學辨證論治」的一大特點。


難點 3:不易掌握及不易理解

對於部份不熟悉中醫學的人士,可能會認為單單開個處方或加些針在身上難以治病。或可試試換個角度看,單單開一個處方或加數針就能處理不同疾患,那是否又很厲害呢?

在剛開始行醫時,在治病時經常會遇到一些不知如何入手的疾患。雖完成了數年的中醫訓練又通過考核,但實際處理病患時也會常碰上這類情況。

這也是中醫特色的另一面,因她治病不單講求治療方法,而更重要的是治病思路。這個需要不斷學習鑽研發掘鍛鍊出來的。

所以在理解中醫時,可以試試以不同角度去欣賞這寶貴而又實用的醫學。

2019年1月1日星期二

從師點滴 (十四) — 老師恩情

涉足中醫眼科已將快要二十年,剛過去的2018年開始了我期待已久的新任務,就是邀請到一位跟我一樣有視光學背景的新晋醫師(許佩珍醫師)加入我們診所,本人肩負其在職時訓練讓她好好學習掌握中醫眼科,這也是廖老對本人的期望。

因為許醫師在中醫學各方面的基礎紥實,比自己當日的強得多,所以在任務未開始之先,計劃在短至數月時間內將她訓練成為一位可獨立應診的中醫眼科醫師。或許我倆對自己要求不低,暫仍未達目標。但值得欣慰的是,我們都清楚要為病人提供有水平治療,不因個人計劃或喜好置於病人之上。這共同價值觀令我對未來的合作有更大更高期望!

回想自己初執業時已有相當大信心可以處理常見眼疾,過去以為這是一件順理成章事情。發現原來早已忘掉自己在學時已跟廖老一起實踐中醫眼科有年之久,也忘在診室外自修所花的時間及所費功夫。對我來說,這些時日可能是樂趣多於艱苦的時刻。

平時自己看病時,在腦中的知識理論及方法一般都可以直接運用出來,看一個覆診病者只需花十至十五分鐘,但跟受訓醫師一起時就要多花時間,要思考如何解釋理論及辨證等事宜,有序地解構疾患講解思路、治療法則等等,要多花心思整理鋪排,讓學生都能清楚明白。發現當中實在要耗費不少心力按學生能力及進度調整節奏,並同時要作出合適指導及引領等。

現在終於開始感受到當日廖老對我這張毫無基礎的白紙所耗費心力及悉心栽培。謝謝廖老!在這新一年,期望可以在這方面做得更好,讓老所種可以茁壯成長,以報答老師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