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21日星期二

從師點滴 (十三) - 「從師所見」


這文章是剛參加「首屆廖品正國醫大師學術思想研討會」發言講稿,題目為「從師所見」。這類學術思想研討會,大多講者都著重於闡釋某些診治疾患方法或理論,並配以數據或資料講解;而這次則嘗試以跟隨老師多年間所見所聞,讓聽眾了解這大師的特質、優點等,期望可以從中對聽眾有些啟發。

自我介紹


大家好! 我是來自香港的黃偉傑。感謝大會和大家給我這機會。

先簡單介紹自己,本人1994年畢業於香港理工學院視光學系,1998年開設了自己的視光學診所, 1999年因為興趣學習中醫,2007年考獲中醫執照後,將原有視光學診所轉型為澄明堂中醫眼科中心。

生命傳承

如果能夠遇上一位好老師,學生所學到的東西是終生受用。這不限於學術知識,更有美好的品德﹅行為和情操。這些寶貴的東西都可延續下去,是生命影響生命的一個過程。所以定了今天題目為「從師所見」,是想跟大家分享國醫大師廖品正教授的一些事情。希望對我們後輩有些啟發。

認識

認識廖老是在 2000 年代初,是剛開始學習中醫眼科的時侯。當年她已沒有教本科生課,但她仍每年遠赴香港來教我們這些初學中醫的學生。當時我並沒有想過中醫眼科有甚麼特別,更沒想過要當一位中醫眼科醫師。




開竅



最初跟廖老見習的時侯,來了一位乾性年齡相關性黃斑病變病人,當時其患眼視力大概是 0.8-0.9 (正常為1.0),服過廖老處方一星期多後回來覆診,患眼視力就在這短短時間之內提升了兩行,視力比正常視力還要好。這跟我過去的認知完全不一樣(因一般認為此病視力不能改善),所以對當時的我很震撼,但也令我很興奮。

自此我就覺得中醫眼科很有趣,就懇求廖老讓我繼續跟她學習。以後,廖老每年到香港教學的幾個月期間,我就到大學裡跟廖老臨床實踐。畢業之後也維持了好幾年。

學習環境

香港醫療法規跟國內不一樣,香港的中醫師只能作純中醫的診治。除非有其他相關執照或訓練,否則不可使用西醫方法。雖然有它的限制,但純以中醫藥治療,可讓學生清楚見到中醫療效和它的特色。親眼見到中醫的療效,讓初學者對中醫學有更大信心,對學習中醫時有更大的推動力。



跟診初期

初期跟診,我還未完成本科課程,根基薄弱。當時廖老就在每位病者身上示範如何看病,從問症、檢查、完成四診;她仔細講解中西醫診斷鑑別;它們的發展、轉歸、癒後;逐點提醒要注意和容易犯錯的地方。還清楚解構中西醫病因、病機,辨證思路,如何制定治則﹅治法﹅遣方用藥。她更把每一味藥的性、味﹅歸經﹅配伍﹅現代藥理研究等都說得一清二楚。她就是這樣鉅細無遺,務求讓我這初學者都清楚明白。

測驗

跟師一段時間,大概差不多畢業時吧!當時開始掌握了一些廖老師基本思路和方法。有一天,廖老就提議給我一個測試,兩人一起完成四診後,就各自開處方給病人,看看學習成果如何?

我們一同完成四診後,就終止交流,各自遮蔽自己的處方,清楚記得大家都很緊張。當時我說:「我很緊張,但教授你為何也這麼緊張呢?

她這樣說:「我緊張是因為你考得不好是我的責任,是教得不好。

這就是她的回應。真的很感謝,讓我可以遇上這位老師!

最後,大家擬好處方後,就拿出來核對。我們的處方大概也是十三、四味的藥物,當中只有兩味藥物不一樣但功能相近,其它全都一樣。立時大家都鬆一口氣!

還記得廖教授當時這樣總結:「有些人認為中醫不科學不能重複,但其實可以看見中醫思路是可以重複的。」

內科臨床學習

也因為我當時的內科基礎不足,廖老就鼓勵我要多學內科臨床,她就讓我到成都跟鄧明仲老師學習,鄧老師是廖老師的丈夫。雖然跟鄧老師學習時間不長,但我已獲益良多、大開眼界。


兩位老師共通點


兩位老師在教學上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只要學生願意認真去學,他們都毫無保留去教。」真的是傾囊相授,他們真的是好老師!


到成都學習那些年間,每次都很喜歡待在老師家中。原因是那裡很有家的感覺。當時有機會跟他們一家相處,他們一家都生活得融洽和睦。每一個成員也很愛護這個家。可以看見廖老雖公務繁重,但家裡打理得井井有條,把家人的關係維繫得很親密。

關心病者

病人方面,找廖老的病人,病情通常是比較後期也比較嚴重,他們經常擔心視覺衰退致盲,心理負擔很重。廖老特別願意花時間在這些病人身上,她向病人清楚解釋病況,減免他們不必要的疑慮。她又耐心地去開導他們,讓病者情緒得以舒緩。

這是廖老在香港最後一年的其中一個病例。患者本有情緒問題,左眼只有數指的視力;現在右眼又因黃斑反覆出血,1 年內玻璃體腔注射 Avastin 十多次並曾作激光治療,但視力沒有改善,令患者更加擔心焦慮。當時右眼視力只有 0.2。

廖老除處方中藥給這病者外,還花了不少時間去跟患者傾談溝通,誘導患者思想朝向正面,妥善處理患者心理狀況。經過了一個多月治療,右眼視力提升至差不多 0.5, 左眼亦有 0.1。黃斑出血開始受控,亦開始減少玻璃體腔注射,精神及情緒好轉,病者心理狀況明顯改善。

廖教授離開香港時,叮囑我要好好照顧這病人。經過一年多中醫治療後,黃斑已沒有出血也無需再次玻璃體腔注射。這病人至今視力仍穩定。現在她已變成了一位思想正面積極的長者。可見廖教授不單醫治她的眼睛,也醫治了她整個人。體現了中醫整體觀念。

對學生教導

廖老常教導, 要以患者益處為依歸,經常提醒我們看病要周密、用藥要精練、還要顧及病人需要。

所看到的……

經過這些年跟隨廖老,我看到並歸納了以下幾點:
  • 中醫是活潑的,並不是一套死板醫學。
  • 學習時要掌握教授的思路,更要學習老師待人處事的態度
  • 在診室中,要用心聆聽病者的苦楚,費盡心思為他們醫治,更要以愛心相待。
  • 關懷愛護身邊各人
  • 要踏踏實實去辦事,態度要嚴謹

結語

廖老過去四處奔走講學,目的就是播種,讓中醫種子在各地萌芽﹅成長,讓病人得著成果!快要八十歲的她,現在還是每刻不辭勞苦地為中醫作出貢獻,為使命鞠躬盡瘁。她不單是一位好醫生﹅好教授,更是我們的模範。

謝謝廖老師一直的付出!祝你幸福愉快!
謝謝大家!



2018年5月18日星期五

腦下垂體腫瘤合併視神經病變之中醫眼科治療病例


患者 (50多歲,女性)於 2016/10/12 就診,自述右眼視神經壞死失明多年。20168月因視物不清到西醫檢查(視野檢查請參閱下圖,2016年8月25日左眼視野檢查),當時診斷左眼青光眼,並滴用降眼壓藥水。同年9月中診斷腦下垂體腫瘤合併瘤內出血壓迫視交叉,隨後切除腫瘤
既往有高膽固醇及高血壓病史,西藥控制良好。停經10
中醫治療期間 (2016年12月)曾接受放射性治療。



2016年8月25日左眼視野檢查

以上為腦下垂體腫瘤切除手術前之視野,兩項指標 VFI (71%)及MD (-12.77dB)均遠低於正常。病者於  2016/10/12 起服用中藥,以下為其後視野檢查指標列表及相關視野檢查結果。可見摘除腫瘤及服用中藥後,視野指標有明顯改善。

過去視野檢查結果:
檢查日期
VFI
MD
2016/8/25
71%
-12.77dB
2017/1/23
90%
-4.78dB
2017/4/8
93%
-3.76dB
2017/7/15
96%
-2.53dB
2017/8/1
97%
-1.52dB
2017/12/9
96%
-1.85dB
2018/3/10
96%
-1.50dB






患者右眼早已失明,左眼因腫瘤出血壓迫視神經及青光眼而導致視神經受損,引致大範圍視野缺損,明顯影響患者日常生活。患者經過一年多中醫眼科治療,視野檢查結果顯示左眼視覺功能持續改善,患者工作及生活亦已基本恢復正常。

一般認為視神經受損引致視功能喪失不易恢復,但此例可見在摘除腫瘤後經中醫治療視覺功能有明顯改善,可見中醫藥對此例視功能康復有其突出作用。

2017年11月14日星期二

糖尿病視網膜病變

 「糖尿病視網膜病變」一般亦稱為「糖尿上眼」,糖尿病併發症之一,亦即中醫「消渴目病」。早期症狀主要為視力下降及視物變形。若視網膜少量出血入玻璃體,則病者自覺黑影飄動或視物模糊。當視網膜大量出血進入玻璃體腔,則視力嚴重下降,甚僅存光感。

     糖尿病亦可引致其嚴重眼科併發症,如視網膜脫離、繼發性青光眼,兩者均會導致視力明顯下降及視野缺損,甚或失明。

 由於此病眼局部病變是多種多樣,故透過眼底檢查、螢光造影、OCT等檢查方法對中醫眼科治療是有不少幫助,在治療中可歸納它們為中醫望診內容。此病常見病變為視網膜出血、水腫、滲出、新生血管等中醫眼科會針對上述不同情況而選用不同藥物,以提高療效及改善視力,這是中醫眼科治療其中一個獨特之處

圖一 正常眼底
圖二 視網膜黃斑區出血及滲出

圖三 視網膜出血及棉絮斑
圖四 玻璃體膜下出血

圖五 黃斑水腫(OCT 掃瞄檢查)
圖六 玻璃體積血

圖七 視網膜出血滲入玻璃體致積血,此眼仍隱約可見眼底部份結構

圖八 反覆出血導致黃斑部疤痕,嚴重影響視力

 中醫按病程各階段作相對應治療,於急性出血時更可配合針灸,務求病情穩定下來。 

中醫眼科於此病早期已可積極介入治療,減慢病程進一步轉壞及提高視覺功能;若已到病情後期,儘量減輕患者視覺功能衰退,並減低其他更嚴重併發症出現之機會。